リハク

我最近喜欢小明x正道栋梁上官鸿信

吐槽

有个人手机被班主任收了
我好心借了她一个旧的ip4s 给她之前告诉她不要乱升级系统因为 升级也没用而且手机就卡成ppt AppleID早丢了升级什么也没法下载软件 然后
她今天就给升级了还要下iOS8
我擦,iPhone4s你下iOS8.4????疯了吧
而且我跟她说得超级清楚 不能升级 下不来软件 QQ微博都能用 虽然功能是不那么全但至少不卡
她折腾完之后说手机卡的一批问我咋办 你问我啊 我也不知道 我没那么手贱啊
然后另一个人一直撺掇她去刷机把现在在手机上登陆的ID刷掉
艹?这是我手机啊?我手机里面很多有用的东西的你有卵资格刷别人手机…
很无语 过几天要回来吧

铠跟兰陵王和李白 都有触发语音
我靠,李白你都不放过,是我王昭君开大不疼了还是你铠太飘了,花木兰的高长恭你也敢乱勾搭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白天打排位的时候会被小学生坑,会疯狂掉分;我不知道晚上也会有。我半夜爬起来开了游戏,叫李白拿了一把打野刀,叫他到野区发育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中路吃兵,对线,对面来了,要打团。我叫李白,没有应,到野区看看,只见野怪死得一地,没有我的李白了。他是不到对面去反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跑到河道找。直到打完团,寻来寻去寻到龙坑里,看见主宰爪上挂着一根他嘴里的草。大家都说,糟了,怕是被龙揍死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龙坑,头上的冷却还有45秒,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蓝呢。

兰陵王的辫子牢牢地粘在他的奶子上。

我来重发一下)
养萝莉什么的坠棒了
2p是私设散发蜃楼王

刚才开黑自家露娜出全装之后1w多血,我全肉花木兰9000多一点
我受刺激了

关于农药

游戏:手Q,微信有个小号只玩花木兰,中单上单辅助打野都会,常用王昭君/花木兰/大乔/李白,只是个铂金狗所以玩的都一般只能在铂金局浪
同人:吃bg多,重度洁癖
吃白昭/双兰/庄乔/邦信/百里骨科/猴露
雷点:不吃信白,今天不吃明天不吃后天也不吃,除了白昭一切李白相关的都不吃
拒绝铠兰/铠陵/铠约/铠露,总之不要跟我提铠我膈应他
拒绝亮瑜/瑜亮,就算不出孙策没策瑜吸我也不会吃亮瑜亮的放心吧

拒绝披着bg搞bl,拒绝多角,你他妈以为自己在搞人渣的本愿吗?只喜欢安静纯洁普通的搞对象。对家不要蹭我家热度,怕不是哪里来的野鸡要给自己加戏噜

【双鱼/庄乔】锦鲤养成①

白芍识秋:

*CP:[蜃楼王]庄周x[伊势巫女]大乔
*ky请滚,我不会客气的:)
*OOC,私设巨多
*梗提供: @リハク


正文:
窗台边上屹立着一个金色的身影。
晌午的阳光落在他肩上歇息着,停止了对天空的攀爬。顶着热气和日光没有丝毫回避意思的人此刻正用难得一见的担忧目光盯着庭院中那只巨型生物。


蜃楼是一个拥有上古神兽庇佑的古国,代代国王所要做的便是获得神兽的认可,并用生命守护神兽。在位蜃楼王,名字叫庄周庄子休。


而活了几百年的蜃楼神兽,也就是此时此刻躺在庭院里呈翻白肚子姿势的鲲,已经两天两夜未进半点油盐了。别说吃东西,嘴巴跟含金似的,一次都没开过。


鲲为什么闹绝食?蜃楼王庄周当然是不知道啊。要不然他还在这窗边瞅个啥,早就解决问题去了。


两天前的鲲其实是出过一趟门的,每个月的十五神兽都要返回北冥朝拜大海,几百年来一直如此。但不知为何,这个月回来后的鲲却得了忧郁症,每天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可把全国上下慌得堪比天塌。


庄周绞尽脑汁想不出究竟哪儿不对劲,他这么边思考边迈步,磨磨蹭蹭来到了庭院里。


以往与鲲的相处中他知道这个祖宗级别的神兽脾气是极好的,这次类似于闹脾气的状况,他也不知道如何解决。一撩衣摆蹲在鲲的身边,除了伸手去翻看它的眼皮看看是不是翻白眼外,庄周啥也做不了。


“鲲…你有什么难处你就告诉我一声我……”话没说完庄周自己住了嘴,听到熟悉嗓音的鲲也勉强睁眼瞥了他两眼。


一头肥鱼哪还能说人话,这家伙别是个猪脑子。——此刻鲲的内心弹幕。


瞪完人的鲲又没了动作,半晌微微眯了个眼去瞄身边这个愁得眉头打结的小孙子,总觉得老折磨自家孩子也不是个事,实际上自己没啥大事。只是……


鲲终于是有了动作,艰难的调整了姿势的它往庭院的池水边扭去。心大如庄周其实刚刚偷偷睡着了,但鲲这么大的动作,想不震醒他都难。


于是庄周一睁眼,就看到了……鲲趴在小花塘边哇的一口吐了一堆胃酸进水里。


庄周的第一反应就是:贼鸡儿恶心。
庄周的第二反应就是:受不了了,我也要吐了。
庄周的第三反应就是:老祖宗咱不要突然这么刺激成吗?


但是显然鲲不是吃坏肚子反胃这么简单,它一尾巴把庄周卷到了池子边,巨头一顶,人就泡水里去了。


庄周不怕水,但明显这样的下场是他始料未及的。缠在头上的白绸缎散乱在身边,盘起的白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黏在脖子上,衣摆被水拖起浮在周身,整个人像个金莲似的杵着。庄周一个大老爷们就这么满头黑线看着面前这个话不会说一句但是屁事特别多的老祖宗,他此刻心里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心想着鲲是不是老糊涂了的庄周正打算开口斥责,泡在水里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他下意识就扭头看了一眼。


一只尾指大小的赤色小鱼,正好奇的绕在他手边转悠,自认为没有被发现的小鱼还试探性的用嘴吸了吸庄周的手背。


噢,一条小鱼而已。
庄周收回视线。
……等等,这个池子里哪来的鱼?不如说,蜃楼整个国家上上下下,不就只有鲲一条鱼??


疑惑的抬头去看鲲,想要看看它如何解释。谁知鲲的视线没对上,倒是对上鲲此刻仰天张开的血盆大口。


庄周撩掉了黏在脸上的头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鲲,这鱼是你刚刚吐出来的吗?”
鲲点了点头,虽然看起来更像是用头砸地板。
“这就是你绝食两天的原因?把鱼含嘴里了?”
鲲依旧点头,但在点头前还瞟了一眼庄周——活了几百年少了这几顿又不会死。
“这是你生的鱼苗吧,北冥那边的海比较适合你繁殖吗?”
鲲:MMP……


确认鲲已经没事后的庄周沉浸在那条小鱼到来的欣喜中,他命人用水晶制成了鱼缸,在里面投放了两根菜叶和一颗夜明珠。


明显被庄周吓到的小鱼沉在鱼缸底部一动不动。它大概是不知道菜叶和夜明珠是蜃楼最珍贵的东西了,而庄周把这些都给了它。


庄周倒是心大,捧着个鱼缸茶饭不思整天就知道傻笑,那模样连鲲都嗤之以鼻。


不就是条鱼,有啥好稀罕的。鲲扭了扭身子,觉得没趣转身要走。


“鲲。”大殿上捧着精美雕花鱼缸的人察觉到它的动向,似是有事交代出声挽留了对方。


庄周不急着说话,眼睛倒是没一直黏在鱼缸上没动过。他等鲲扭回头了,才勉强把视线放在对方身上。鲲经常能看到这个开朗的家伙对人笑,但是笑得这么温柔的模样还是第一次看到,眼角带着笑意,眉也不再是往常带有威严的样子,连带着嘴角也微微勾起,样貌不出众但是让人看了非常舒心的人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甜甜的开了口:“你这只亲生鱼苗还没有名字吧?红色的,不如叫红烧吧?”


鲲走了,鲲有口难言,鲲产生了想死的冲动。


而此刻还是小鱼的大乔在听到庄周这句话后,干脆翻白了鱼肚。


对于真相和未来还全然没有意识的庄周正抱着个鱼缸拿糟心的儿歌轰炸着大乔的听力。


但是他几天后就没这个心情了。


tbc.
————————
别问了,有后续

双兰!
大概是花哥花式呼唤自己的男人

兰陵王:花木兰打我说明她爱我,你们不明白的。

后面有一点点白昭